• 南北朝高纬皇帝简介

    南北朝高纬

    高纬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亡国之君

    小编今天讲一位南北朝历史皇帝:南北朝高纬,历史上评为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亡国之君高纬,南北朝历史高纬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

    本名:高纬,别称:高仁纲,齐敬宗,齐安帝,字号:仁纲

    高纬(556年―577年),字仁纲,武成帝高湛次子,母胡皇后,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任用奸佞,残害忠臣,纵情声色,终导致亡国。577年,被诬与宜州刺史穆提婆谋反,与北齐文襄帝高澄第五子高延宗等数十人皆被周武帝宇文邕赐死。北周大象末年,葬于长安北原洪渎川。

  • 南北朝高纬皇帝资料

    本名:
    高纬
    别称:
    高仁纲,齐敬宗,齐安帝
    字号:
    仁纲
    所处时代:
    南北朝时期的北齐政权末期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并州
    出生时间:
    556年 (丙子年)
    去世时间:
    577年(丁酉年)
    主要表现:
    奢靡无度,以致亡国
    结局:
    亡国之君最终被杀
    身份:
    北齐政权皇帝、太上皇
  • 南北朝高纬皇帝专题

  • 高纬早年

    天保七年(556年)五月初五日,高纬出生于晋阳长广王府邸。高纬容貌俊美,其父长广王高湛对他特别爱宠,封他为长广王世子。皇建二年(561年),高湛即皇帝位,是为武成帝。太宁二年(562年)正月十四日,武成帝册立高纬为皇太子。

    高纬登基为帝

    河清元年(565年)三月,有彗星出现。四月,太史官奏称是除旧布新之象,当有新皇帝出现。高湛为了“应天象”,于四月二十四日,派太宰段韶兼任太尉,持节奉皇帝玺绶传位于皇太子高纬,高纬在晋阳宫即位,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天统,尊父高湛为太上皇,军国大事全部向其奏报。

    高纬即位后,封乳母陆令萱为女侍中。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韩长鸾等佞幸小人把持朝政,勾引亲党、贿赂公行、狱讼不公、官爵滥施。一时之间,奴婢、太监、娼优等人都被封官晋爵。天下开府一职的官员达到一千多人,仪同官职难以计数。仅领军就增加到二十人,由于人员庞杂、职权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二十个领军都是在文书上照葫芦画瓢写个“依”字便扔到一边,没人执行。

    高纬言语迟钝,缺少风度,不喜欢与朝士见面。除非是十分亲近的侍人或爱宠者,他是不轻易与人交谈的。高纬性情极为懦弱,别人多看他几眼,马上就会发怒斥责。向他奏事,即使是三公令录,也不能抬头看他,都是述说一个大概,赶忙连逃带跑地退出。每逢遭受灾害变异、寇贼强盗、洪水旱灾,不行赈济,只在宫中设斋戒,以此为修德。相信巫觋,祈祷无方。

    高纬阋墙

    天统四年十二月初十(569年1月13日)高湛暴死,高纬真正掌握大权,但未几差一点被自己的弟弟高俨推翻。高俨是武成帝高湛第三个儿子。很受高湛宠爱,常代替父皇高湛本人在含光殿办公,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人老成大度,王公大臣都跪拜畏惧。高湛未死时,高俨的器服玩饰和当皇帝的高纬一模一样。有一次他在高纬处见到有进贡的新冰早李,大怒:“我哥哥有这东西,我怎么没有”。从那以后只要是高纬宫里有高俨认为是新奇未见的东西,他的属官和工匠肯定获罪。高俨生性威猛,经常患喉疾,医生下钢针直刺入喉医治,高俨虽痛但连眼睫毛都不眨动一下。他常常对父皇高湛说:“我哥哥这么怯懦的一个人,怎么能统驳臣下呢。”高湛好长时间一直想废了高纬,立高俨为帝。高湛暴死后,高俨获改封为琅邪王。高纬的宠臣和士开很怕高俨,对人说:“琅邪王眼光奕奕,数步射人,刚才在他面前站一会就吓出一身大汗,在皇帝面前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和士开不仅是高湛和高纬的宠臣,还是高纬的母亲胡皇后的情夫,在高湛活着的时候就因玩“握朔”游戏和胡后奸通。高俨很讨厌和士开,见和士开盛修第宅,讽刺他说:“你们等不到大宅子修好,自己可能就完了。”和士开在后主高纬前进谗言,解除了高俨的兵权。高俨在侍中冯子琮窜掇下,假称高纬旨意,把和士开骗到御史台砍了头。本来高俨原意只为杀和士开,可一开了头就收拾不住,其手下徒众拥逼他去杀后主高纬。高俨就带着禁卫军三千多人直向宫殿闯来。高纬听到消息后吓得大哭,对冯太后说:“有缘的话能再见到您,无缘的话就永别了。”同时,他下旨急召大臣斛律光。高俨也派人召传斛律光。斛律光的女儿本是孝昭帝太子高百年的妃子,百年被杀后也绝食而死。但封建宗法社会尊正朔,斛律光仍卖命高家。而且斛律光也憎恶和士开,听说高俨杀了和士开后大笑:“龙子作事,本来就不和凡人一样。”他见高纬时,高纬已和四百兵士慌乱披甲操刀要出门抵挡。斛律光劝后主说:“这些少年舞刀弄抢,一交手就乱杀一通不分尊卑。只要您皇帝露一露面,那些人就死了心。”果然,高纬一露面,高俨的徒众“骇散四奔”。高俨也没了主意,站在原地不动。斛律光上前牵手拉他,说:“天子弟弟杀个人算什么呢。”又对高纬说:“琅邪王年少不懂事,成人后就不会这样。”高纬此时忽长精神,抽出弟弟高俨的佩刀用刀柄对弟弟的脑袋一顿乱击,咬牙切齿好久才把高俨放了。他又亲自用弓箭射杀高俨的徒党,肢解暴尸,以泄怒气。胡太后怕大儿子杀死二儿子,就把高俨关在自己宫内,高俨每次吃饭前太后自己都亲口尝试怕有毒把儿子毒死。几个月后,高纬趁胡太后睡觉,让卫士刘桃枝反绑高俨双手,用袖子堵嘴,背负到自己的宫里砍了头,时年十四岁。高俨的四个遗腹子也都“生数月而幽死”。

  • 高纬勒死斛律光

    皇帝位坐稳,转年七月,高纬就诛杀了大臣斛律光。斛律光一族从其父亲斛律金起就卖命高氏。“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窟,茫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欢在玉壁之战败于西魏之后为安慰高欢用鲜卑语唱出,听得高欢当时涕泪横流。斛律光位极人臣,平生为高家打过无数恶仗,又帮助高纬坐稳帝座,但不贪权势,不懂交结高纬的宠臣穆提婆和祖珽。两个人于是同上谗言,说斛律光有谋反之心,劝高纬杀掉他。高纬性怯,不敢诛杀如此重臣。祖珽给他出主意:“赏赐斛律光一匹马,说明天一起游猎东山,他一定来谢恩。”斛律光来到凉风堂,高纬卫士刘桃枝从后击其后脑,斛律光不倒,回头说:“我到死也没有做对不起国家和皇帝的事。”刘桃枝和三个大力士用弓弦勒在不做丝毫抵抗的斛律光脖子上,勒死了一代名将。斛律光死亡的消息传入北齐的敌国北周,北齐自毁长城,北周武帝宇文邕高兴得全国大赦。另外,斛律光的弟弟斛律羡也被高纬下令赐死,斛律羡知道使臣来杀他一家,大开城门,与五子跪接诏书,引颈受戮。

    高纬赐死高长恭

    诛杀斛律光之后,高纬又把目光转向亲族。被谥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个儿子。第四子是兰陵王高长恭。高长恭容貌美丽如纤洁妇人,上阵常面带一个铁面具以威吓敌人。邙山之战,他辅助高湛取得大胜利,武士们吟唱歌谣,名为《兰陵王入阵曲》,国人诵唱,声名显著。高纬有一次问他:“你打仗时深入敌阵,如果失利的话后悔也来不及呵。”兰陵王回答:“家事亲切,不知不觉我就冲了进去。”本来是效忠皇帝的话,但高纬对兰陵王“家事”一词深为忌讳,渐生猜忌。为免横死,英名一世的兰陵王得病也不医治,在家等死。武平四年,高纬派人送毒药给他。高长恭喝药前对妃子郑氏长叹:“我忠以事上,为什么要被毒死呢。”妃子哭劝让他亲自见见皇帝诉说无罪。兰陵王说:“天颜何由可见!”遂饮药而死。

  • 高纬孤行已见

    琅琊王高俨举兵叛乱,报告的人误说成厍狄伏连反叛,高纬纠正道:“一定是高俨。”斛律光死后,很多武官认为高思好胜任大将军,一致推举他。高纬说:“高思好反复无常。”都是一语中的。这样,高纬自以为策无遗算,于是越发骄奢纵放。繁多地演奏无愁的曲调,高纬亲自拨弹琵琶而唱和,随同合唱的文官武将及其近侍以百计。人们称之为“无愁天子”。曾经出门遇见不喜欢的人,不眨眼地杀了他们,甚至剥掉人的脸皮观察。

    高纬穷奢极欲

    皇宫中有五百个宫女,高纬把每个宫女都封为郡官,每个宫女都赏赐给一条价值万金的裙子和价值连城的镜台。除在邺都大兴土木工程外,又在晋阳广建十二座宫殿,丹青雕刻,巧夺天工,比邺城更为华丽。宫内的珍宝往往是早上爱不释手,晚上便视如敝履,随意扔弃。高纬曾在晋阳的两座山上凿两座大佛,叫工匠们夜以继日,晚上则用油作燃料,一夜之间数万盒油同时燃烧,几十里内光照如昼。高纬的牛马狗鸡的地位和大臣们一样,他的爱马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郡君、凌霄郡君。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

    高纬还在华林园建贫穷村庄,自己亲自穿着破衣装扮成乞丐。又设置穷人市场,专门跑去进行买卖交易。还仿照西部边境城邑的样式筑造一些城池,让卫士穿著黑衣扮成羌兵,摆成阵势,呐喊着进攻,高纬则亲自率领近侍抵御,有时真的用箭射人。从晋阳出发往东巡幸,却单马驱驰,敞开胸怀、披散头发而归。

    高纬丧天害理

    高纬在位期间,有人告发其同父异母兄弟南阳王高绰的暴行:“高绰在定州任上姿情淫暴,见一妇女抱小孩在路上走,上前夺掉妇人怀中小孩,丢在地上喂他养的波斯狗。妇女号哭,高绰大怒,纵狗咬妇人,狗刚吃饱小孩,不去咬,他就把小孩身上的血涂抹于妇人身上,众狗一扑而上,把妇人撒裂食尽。”两位兄弟见面,高纬马上就为高绰去掉枷锁,询问他在定州时有什么事最开心。高绰说:“把蝎子和蛆混在一起观看互相啮咬最开心。”高纬派人连夜搜寻蝎子,早晨时获得两三升蝎子,放进一个大浴盆,绑缚个人放进去,一同看那个人被蜇得号叫翻转。高纬大喜,埋怨高绰:“这么高兴的事,为什么不早派人告诉我知道。”于是拜高绰为大将军,早晚一起游玩淫暴。这事后来惹起高纬亲信韩长鸾等人的嫉妒,认为高绰抢了他们的风头,就诬告高绰谋反。高纬一听高绰要夺自己的位,顿下杀心,但还是不忍明诛,就让自己宠信的胡人何猥萨与高绰玩相扑游戏,摔倒后把高绰掐死,埋在一座佛寺地下。“相扑”一词最早现于此处。

    高纬亡国被杀

    武平七年(576)十月,北周武帝亲自率领三路大军,向北齐进攻。第一个目标是军事重镇——晋州(今山西临汾)。与此同时,高纬和冯淑妃在邺城郊外打猎。晋州告急的文书从早上到中午络绎不绝,右丞相高阿那肱扬手把文书扔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皇上正在兴头上,边境交兵是日常小事,何必大惊小怪!”黄昏,驿使带来了坏消息:晋州陷落。高纬有点心慌,想马上回到皇宫,冯淑妃娇嗔地要高纬陪她再玩一会,高纬欣然应允,把国难暂时抛到脑后。晋州陷落几天后高纬才派遣大将安吐根率军收复晋州。安吐根叫部下在城外深挖地道通向晋州城。不几日,地道已通到晋州城内。城内平地下塌了三尺多,高纬竟然下令暂且停止进攻,说冯淑妃想进地道玩玩。北齐士兵只好拖延时光等待冯淑妃前来观赏之后再进攻,结果这位妃子在自己房内涂脂抹粉整整花了一个时辰,使北周赢得时间,周武帝及时率领8万援军赶到晋州城外。高纬一看打算逃跑,安吐根等大将反对临阵脱逃,并率军向北周发起反攻,北周拼力相抗,北齐大军往后退了半里。高纬和冯淑妃骑着马在后面观战。冯淑妃一看将士后退,对高纬说:“我们败了,快逃吧!”奸臣穆提婆在旁边推波助澜:“皇上快走,情况不妙。”大将奚长拉住高纬的马说:“进进退退是兵家技法,现在我们全军并没有受到损害,陛下应该留下来督战,若是陛下马蹄一动,军心便会如山倒,不可收拾,望陛下三思。”穆提婆悄悄地说:“这话不可信,陛下还是早走的好”。听穆提婆这样一怂恿,高纬便仓皇北逃。齐朝将士一看皇上已逃,顿时军心溃散,大败而逃。

    高纬逃后,周军移师攻邺,高纬在城内坐立不安。大臣斛律孝卿请高纬亲自去安抚士兵,并且为他撰写好了发言稿,告诉高纬发言时要慷慨悲壮,声泪俱下,这样才能激励士气。高纬从皇宫中走出,正要说话,一下记不清该讲什么了,只是傻乎乎地笑,左右侍从也跟着笑。将士们见高纬如此昏庸、轻薄,心已凉了一半:“国难当头,皇上都不急,我们还急什么”!齐军士气到此完全涣散。

    高纬一看大势已去,也想逃避责任,学他父亲世祖高湛的样,于承光元年(577)正月匆匆禅位给他8岁的长子高恒,自称太上皇。高纬禅让皇位没几日,周武帝对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