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北朝元颢简介

    南北朝元颢

    元颢

    小编今天讲一位南北朝历史人物:南北朝元颢,历史上评为元颢,南北朝历史元颢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

    本名:元颢,别称:北海王,字号:子明

    元颢(485-529年)北魏宗室,字子明,献文帝拓跋弘之孙,孝文帝元宏之侄,北海平王元详长子,袭父爵为北海王。后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徐州刺史,被御史弹劾而除名。孝昌三年,被重新起用,恢复王爵,加使持节、假征西将军、都督豳、华、东秦诸军事、西道行台,率军征讨宿勤明达等叛贼,以功增封食邑八百户,进号征西将军,授尚书右仆射,迁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孝昌四年,迫于北魏内乱及义军的压力,投奔南梁;借助南梁军力,杀回洛阳称帝,改元建武,立国四个月,兵败被杀。

  • 南北朝元颢资料

    本名:
    元颢
    别称:
    北海王
    字号:
    子明
    所处时代:
    北魏
    民族族群:
    鲜卑族
    出生地:
    洛阳
    出生时间:
    485年
    去世时间:
    529年
  • 南北朝元颢专题

  • 封王为官:元颢少年时期意气风发,父亲死后继承爵位,受封北海王,后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徐州刺史,不久,被御史弹劾而除名。

    平叛:孝昌三年527年,宿勤明达、叱干麒麟等人聚众造反,侵扰豳州、北华州等州郡;诸军事、西道行台,率军征讨宿勤明达等叛贼,元颢挥师转战前进,频频击破造反军,解了豳、华之围,以功增封食邑八百户,进号征西将军,授为尚书右仆射,不久,又进迁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投降南梁:公元528年,元颢受命前往邺城抵御葛荣农民起义军,恰逢尔朱荣攻破洛阳,废北魏幼主元钊,朝局动荡,面对葛荣的强大势力,元颢为求自保,投降南梁武帝萧衍,受封为魏王。

    北上复国:公元528年10月,元颢一行由南梁假节、飚勇将军陈庆之率领的七千甲兵护驾,踏上北归建立新朝的征程,首战克铚城;北魏孝庄帝元子攸起初不予重视,继续派遣大将军元天穆率领大军先去平定齐地,待剿灭邢杲后再挥师讨伐元颢;陈庆之抓住战机,于公元529年4月,一举攻克荥城、梁国睢阳;元颢旋即在睢阳登基称帝,建元为孝基,是为北魏建武帝。(529年4月—529年6月,在位3个月)

    洛阳称尊:北魏建武帝元颢续位后,在南梁名将陈庆之的支持下,不断攻克北魏城池,击败北魏军,特别是荥阳一役,陈庆之以七千精兵击败元天穆三十余万大军,堪称经典战役;公元529年5月,梁军攻克洛阳,北魏建武帝元颢正式坐领洛阳,改元建武。

    自毁长城:北魏建武帝元颢进入洛阳后,一头扎入后宫,日日淫乐,荒废政治,同时还拒绝陈庆之向南梁增兵的要求,暗中背叛南梁,结果导致洛阳王朝危机四伏,暗流泉涌。

    兵败:公元529年6月,北魏天柱将军尔朱荣、右仆射尔朱世隆、大都督元天穆等,纠集士众,号称百万,拥卫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杀气腾腾奔向洛阳,绕过陈庆之的梁军,奇袭洛阳,北魏建武帝元颢兵败逃亡,逃到临颍(今河南漯河市北)后,被县卒江丰斩杀。

  • 中大通元己酉

    春,正月,甲寅,魏于晖所部都督彭乐师二千馀骑叛,奔韩楼,晖引还。

    辛酉,上祀南郊,大赦。

    甲子,魏汝南王悦求还国,许之。

    辛巳,上祀明堂。

    二月,甲午,魏主尊彭城武宣王为文穆皇帝,庙号肃祖;母李妃为文穆皇后。将迁神主于太庙,以高祖为伯考,大司马兼录尚书临淮王彧表谏,以为:“汉高祖立太上皇庙于香街,光武祀南顿君于舂陵。元帝之于光武,已疏绝服,犹身奉子道,入继大宗。高祖德洽寰中,道超无外,肃祖虽勋格宇宙,犹北面为臣。又,二后皆将配享,乃是君臣并筵,嫂叔同室,窃谓不可。”吏部尚书李神俊亦谏,不听,彧又请去“帝”著“皇”,亦不听。

    诏更定二百四十号将军为四十四班。壬寅,魏诏济阴王晖业兼行台尚书,都督丘大千等镇梁国。晖业,小新成之曾孙也。

    三月,壬戌,魏诏上党王天穆讨邢杲,以费穆为前锋大都督。

    夏,四月,癸未,魏迁肃祖及文穆皇后神主于太庙,又追尊彭城王劭为孝宣皇帝。临淮王彧谏曰:“兹事古所未有,陛下作而不法,后世何观!”弗听。

    魏元天穆将击邢杲,以北海王颢方入寇,集文武议之,众皆曰:“杲众强盛,宜以为先。”行台尚书薛琡曰:“邢杲兵众虽多,鼠窃狗偷,非有远志。颢帝室近亲,来称义举,其势难测,宜先去之。”天穆以诸将多欲击杲,又魏朝亦以颢为孤弱,不足虑,命天穆等先定齐地,还师击颢,遂引兵东出。颢与陈庆之乘虚自铚城进拔荥城,遂至梁国;魏丘大千有众七万,分筑九城以拒之。庆之攻之,自旦至申,拔其三垒,大千请降。颢登坛燔燎,即帝位于睢阳城南,改元孝基。济阴王晖业帅羽林兵二万军考城,庆之攻拔其城,擒晖业。

    辛丑,魏上党王天穆及尔朱兆破邢杲于济南,杲降,送洛阳,斩之。兆,荣之从子也。

    五月,丁巳,魏以东南道大都督杨昱镇荥阳,尚书仆射尔朱世隆镇虎牢,侍中尔朱世承镇崿岅。乙丑,内外戒严。

    戊辰,北海王颢克梁国。颢以陈庆之为卫将军,徐州刺史,引兵而西。杨昱拥众七万,据荥阳。庆之攻之,未拔。颢遣人说昱使降,昱不从。元天穆与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将大军前后继至,梁士卒皆恐。庆之解鞍秣马,谕将士曰:“吾至此以来,屠城略地,实为不少;君等杀人父兄、掠人子女,亦无算矣。天穆之众,皆是仇雠。我辈众才七千,虏众三十馀万,今日之事,唯有必死乃可得生耳!虏骑多,不可与之野战,当及其未尽至,急攻取其城而据之。诸君勿或狐疑,自取屠脍!”乃鼓之,使登城。将士即相帅蚁附而入,癸酉,拔荥阳,执杨昱。诸将三百馀人伏颢帐前请曰:“陛下渡江三千里,无遗镞之费,昨荥阳城下一朝杀伤五百馀人,愿乞杨昱以快众意!”颢曰:“我在江东闻梁主言,初举兵下都,袁昂为吴郡不降,每称其忠节。杨昱忠臣,奈何杀之!此外唯卿等所取。”于是斩昱所部统帅三十七人,皆刳心而食之。俄而天穆等引兵围城,庆之帅骑三千背城力战,大破之,天穆、吐没儿皆走。庆之进击虎牢,尔朱世隆弃城走,获魏东中郎将辛纂。

    魏主将出避颢,未知所之,或劝之长安,中书舍人高道穆曰:“关中荒残,何可复往!颢士众不多,乘虚深入,由将帅不得其人,故能至此。陛下若亲帅宿卫,高募重赏,背城一战,臣等竭其死力,破颢孤军必矣。或恐胜负难期,则车贺不若渡河,征大将军天穆、大丞相荣各使引兵来会,犄角进讨,旬月之间,必见成功。此万全之策也。”魏主从之。甲戌,魏主北行,夜,至河内郡北,命高道穆于烛下作诏书数十纸,布告远近。于是四方始知魏主所在。乙亥,魏主入河内。

    临淮王彧、安丰王延明,帅百僚,封府库,备法驾迎颢。丙子,颢入洛阳宫,改元建武,大赦。以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增邑万户。杨椿在洛阳,椿弟顺为冀州刺史,兄子侃为北中郎将,从魏主在河北。颢意忌椿,而以其家世显重,恐失人望,未敢诛也。或劝椿出亡,椿曰:“吾内外百口,何所逃匿!正当坐待天命耳。”

    颢后军都督侯暄守睢阳,为后援。魏行台崔孝芬、大都督刁宣驰往围暄,昼夜急攻,戊寅,暄突走,擒斩之。

    上党王天穆等帅众四万攻拔大梁,分遣费穆将兵二万攻虎牢,颢使陈庆之击之。天穆畏颢,将北渡河,谓行台郎中济阴温子升曰:“卿欲向洛,为随我北渡?”子升曰:“主上以虎牢失守,致此狼狈。元颢新入,人情未安,今往击之,无不克者。大王平定京邑,奉迎大驾,此恒、文之举也。舍此北渡,窃为大王惜之。”天穆善之而不能用,遂引兵渡河。费穆攻虎牢,将拔,闻天穆北渡,自以无后继,遂降于庆之。庆之进击大梁、梁国,皆下之。庆之以数千之众,自发铚县至洛阳,凡取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皆克。

    颢使黄门郎祖莹作书遗魏主曰:“朕泣请梁朝,誓在复耻,正欲问罪于尔朱,出卿于桎梏。卿托命豺狼,委身虎口,假获民地,本是荣物,固非卿有。今国家隆替,在卿与我。若天道助顺,则皇魏再兴;脱或不然,在荣为福,于卿为祸。卿宜三复,富贵可保。”

    颢既入洛,自河以南州郡多附之。齐州刺史沛郡王欣集文武议所从,曰:“北海、长乐,俱帝室近亲,今宗祏不移,我欲受赦,诸君意何如?”在坐莫不失色。军司崔光韶独抗言曰:“元颢受制于梁,引寇仇之兵以覆宗国,此魏之贼臣乱子也。岂唯大王家事所宜切齿,下官等皆荷朝眷,未敢仰从!”长史崔景茂等皆曰:“军司议是。”欣乃斩颢使。光韶,亮之从父弟也。于是襄州刺史贾思同、广州刺史郑先护、南兖州刺史元暹亦不受颢命。思同,思伯之弟也。颢以冀州刺史元孚为东道行台、彭城郡王,孚封送其书于魏主。平阳王敬先起兵于河桥以讨颢,不克而死。

    魏以侍中、车骑将军、尚书右仆射尔朱世隆为使持节、行台仆射、大将军、相州刺史,镇邺城。魏主之出也,单骑而去,侍卫后宫皆案堵如故。颢一旦得之,号令己出,四方人情想其风政。而颢自谓天授,遽有骄怠之志。宿昔宾客近习,咸见宠待,干扰政事,日夜纵酒,不恤军国,所从南兵,陵暴市里,朝野失望。高道穆兄子儒自洛阳出从魏主,魏主问洛中事,子儒曰:“颢败在旦夕,不足忧也。”尔朱荣闻魏主北出,即时驰传见魏主于长子,行,且部分。魏主即日南还,荣为前驱。旬日之间,兵众大集,资粮器仗,相继而至。六月,壬午,魏大赦。

    荣既南下,并、肆不安,乃以尔朱天光为并、肆等九州行台,仍行并州事。天光至晋阳,部分约勒,所部皆安。

    己丑,费穆至洛阳,颢引入,责以河阴之事而杀之。颢使都督宗正珍孙与河内太守元袭据河内;尔朱荣攻之,上党王天穆引兵会之,壬寅,拔其城,斩珍孙及袭。

    辛亥,魏淮阴太守晋鸿以湖阳来降。

    闰月,己未,南康简王绩卒。

    魏北海王颢既得志,密与临淮王彧、安丰王延明谋叛梁;以事难未平,藉陈庆之兵力,故外同内异,言多猜忌。庆之亦密为之备,说颢曰:“今远来至此,未服者尚多,彼若知吾虚实,连兵四合,将何以御之!宜启天子,更请精兵,并敕诸州,有南人没此者悉须部送。”颢欲从之,延明曰:“庆之兵不出数千,已自难制;今更增其众,宁肯复为人用乎!大权一去,动息由人,魏之宗庙,于斯坠矣。”颢乃不用庆之言。又虑庆之密启,乃表于上曰:“今河北、河南一时克定,唯尔朱荣尚敢跋扈,臣与庆之自能擒讨。州郡新服,正须绥抚,不宜更复加兵,摇动百姓。”上乃诏诸军继进者皆停于境上。

  • 元颢字子明,北魏宗室,年轻时意气风发有大志,袭父爵为北海王;后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徐州刺史,不久,被御史弹劾而除名。

    527年,宿勤明达、叱干麒麟等人聚众造反,侵扰豳州(治今甘肃宁县)、北华州(今陕西黄陵县西南)等州郡,侵扰关中一带。元颢率军征讨明达等叛贼,挥师转战前进,频频击破造反军,解了豳、华之围。元颢平叛有功,增封食邑八百户,进号征西将军,授为尚书右仆射;不久,又进迁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后来,由于萧宝夤大败于平凉,退保雍州,元颢势孤难支,也跑回了京城。

    武泰初年(528),在河北造反的葛荣率百万部众南侵,进逼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邺镇)。元颢临危受命,被朝廷任为骠骑大将军、相州刺史,统军二万前去抵御葛荣。元颢到了汲郡(今河南滑县西南),适值北魏新军阀尔朱荣率军进入京师洛阳,废幼主,立新帝,大开杀戒,屠戮胡太后、幼主元钊以及丞相高阳王元雍等皇室宗亲公卿百官二千多人,弄得外任的宗室诸王人人自危,汝南王元悦、临淮王元彧相继投到南梁避难。

    元颢见京城内乱,宗室遭戮,而葛荣兵势正盛,挥军南侵,看势头相州早晚是他的口中之食,自己前去邺城,无异于是去送死。外逼内迫,处境艰险,元颢难以自安,遂在汲郡徘徊瞻顾,暗中筹谋自保之策。思谋再三,想出个脱身避祸的权宜之策,他让舅舅、殷州刺史范尊替自己代行相州事务,代替前刺史李神固守邺城,与自己互为表里,遥相应援。相州行台(在大行政区代表中央机构的官员,权位极重)甄密察觉出元颢有异图,怕范尊生变,就废免了他,重新让李神掌管相州,并派出军队前去迎接元颢,借以探察他的动静。心虚的元颢闻知相州有变,为求生计,就带着儿子元冠受和左右亲信投奔了南梁。元颢见到梁武帝,涕泣陈情,请求立己为魏主,帮助自己杀回北地复国;言辞颇为壮烈豪迈,给梁武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南梁武帝萧衍觊觎北方久矣,见北方暴乱未平,朝廷内乱又起,政权有些不大稳定,早生趁乱取利的念头。今见元颢有志复国,萧衍遂借势同意了元颢请求,封他为魏主,并借他兵将,护卫他回到北方建立傀儡政权。

    有强大的南梁作后盾,又有兵马护送,回到故土去重建新朝廷,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元颢当然高兴了。

    其实,梁武帝借给元颢的兵马并不多,只有区区七千,可这支军队的统帅陈庆之却甚是了得。这次北征,陈庆之可以说是创造了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从而确立了自己名将的地位。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君主(皇帝)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伟人(名人)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 装修设计 济南网站优化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中山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昆明网站优化 福州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海口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武汉网站优化 南昌网站优化 长沙网站优化 合肥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温州网站优化 西宁网站优化 长春网站优化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天津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深圳网站优化 珠海网站优化 惠州网站优化 南宁网站优化 桂林网站优化 郑州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太原网站优化 济南网站优化 兰州网站优化 贵阳网站优化